干货|第三方物流全渠道生态创新

干货|第三方物流全渠道生态创新

文字整理自新易泰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伟先生在2016第八届中国鞋服行业供应链与物流技术研讨会暨2016首届全国鞋服物流经理人互动场发表的演讲《第三方物流全渠道生态创新》。

我们作为一家第三方,实际这两年跟大家谈了很多我们对于服装的一个理解,今年我们其实谈的比较多的是生态的概念,我们理解的全渠道可能跟服装这个行业会有一些差别,首先我们来看我们怎么理解作为一家第三方公司一个生态,我们所有的第三方公司,除了所有的品牌商之外,所有的软件、硬件包括我们的服务商都属于三方公司,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这种信息不对称被打破,打破我们原有的边界,也重构了我们所有行业的价值体系,这是我们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企业都面临的问题。第二个是去中心化,通过去中心化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商业开始捆绑到C端,这样会倒逼我们整个B端的业务,我们如何去发展,我们B端的生意如何更好的去重构我们的生态价值,这时候有一个最大的变化,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颠覆被颠覆的问题,在我们来看更多的是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生态变化,所以我们认为未来的生态有两种企业,一种是当你足够大的时候你可以自建生态圈,比如京东、菜鸟、唯品会,还有一种是我们找到自己适合的生态圈。作为一家第三方物流我们怎么理解这个生态,这是我们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包括我们对生态创新我们想做什么,把我们对未来的一个想法跟大家做一个沟通。

 

 

 

“野蛮人”这个词最近很火爆,因为实际上不光是在资本层面我们经常会面对这样的“野蛮人”,在商业层面我们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对我们来说这两年最大的变化还是电子商务,实际电子商务对各个行业都是一个“野蛮人”,都让我们每一个行业今天面临的问题,所有行业的生意都很难做。首先我们来看深度的融合,是不是电商把我们颠覆了,我们更多的理解为电商跟物流深度融合以后产生的化学反应,我们可以看到今天无论是顺丰优品,包括今天可以看到很多垂直电商,都是通过在物流行业他们可以很好的对接采购和供应资源,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从电商到物流,不管是菜鸟,不管是京东,包括服装行业的唯品会,他们都会向物流这样一个模型去转型。我们经常以前说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过程,实际上是大家的商业角色发生了变化,是一个换道超车。当我看京东的记录时,我看到一个案例,刘强东每天看网上的评价七八千条,他看到最多的一条是用户对他的物流体验评价非常差,所以他想做物流。这是我们发生的一个商业角色的置换。

 

今天我们面对的O2O,实际O2O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不陌生,O2O解决的是什么?就是即时满足,按需服务,这样的概念对我们未来来说还有没有价值?还有没有意义?这样一个商业理念应用在商业模型上是成型的,线上的互联网订单,线下的实体店,这个叫O2O。未来O2O是无线端的需求,所有人都有无线端,他可以连接所有的贸易、所有的需求、所有的商业,跟无线端的结合,让我们进入无限时代。

 

我们在传统物流行业做了18年,原有的物流通过重资产,通过一些仓库,通过一些大车队把自己的规模做起来的,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传统的物流企业都面临非常头疼的问题,怎么转型,现在很多创新型企业就是用轻资产的关系,解决我们在今天传统物流如何建立一个新的生态体系。我们经常上原有的互联网解决了供应链的问题,但是我们认为未来生态链的问题谁来解决,产业链的问题谁来解决,好象互联网解决不了,我们更认为是生态的变革,产业的变革能够让我们看到这是我们整个行业变化的机会,创新的机会,这是我们认为我们门口的“野蛮人”。

 

 

再看零售跟供应链,零售以前一直是一种交易,一种商业,它跟供应链没有关系,到底供应链是什么?我们怎么理解供应链?其实我理解供应链很简单,想尽一切办法把环节减少,零售跟我们的供应链、物流到底有什么关系。实际在我们来看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原有的经济都是从短缺向过剩这样一个过渡方式,同时人口红利、刺激消费今天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而且在过去这几年通过线上零售的一些风口,有很多企业依托巨大的产能,找到了今天在零售的格局。韩都衣舍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他们认为韩都衣舍是一个生态圈的公司。而我们所有的理解,我们认为他就是一个卖衣服的,这就是零售产生的一个变化在这几年,从消化库存再到O2O,再到多渠道,其实我并不认为全渠道全是我们现在的商业,因为未来有很多渠道解决我们的流通问题,到底O2O是不是我们最后一个渠道,我不这么看。

 

再看我们的品牌商,我们的渠道发生了什么变化,这几年发生的变化是服装行业,因为我们一直在做服装搬运,服装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从渠道向品牌过渡,很多服装品牌通过供应链复制自己的子品牌,通过供应链在布置自己的产品。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这几年很多服装品牌通过原有的野蛮生产,形成了上面百亿的规模,未来能不能产生这样的独角兽,我们认为不能。所以它的模式也发生了变化,我记得十年前我做服装的时候还参加了订货会,其实服装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我最早做IT物流,在IT这个行业里所有的买手和卖手是非常清晰的,他不存在有非常高的库存,现在买手和卖手这样一个思维,今天在零售和服装行业也被充分释放出来。原有的服装行业非常关注爆款,也非常关注首单,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服装更关注快速反应,更关注供应链的柔性,供应链真正的进入了零售行业,而物流也参与到零售这样一个领域,参与到服装、鞋服的这样一个探讨当中,所以我们看到批量定制,快速反应的供应链已经变成了服装行业的良药,能解决我们今天生产、消费和供给不对称的问题。

 

 

再来看物流的价值重构,实际上我们其实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尤其在我们物流这个行业,我们所有沉淀下来的,其实我们追溯到过去,比如说福特这种生产线流水制造,我们今天所有企业留下来的全是一百多年工业时代的一些管理和思维,我最近跟很多人探讨机器人,今天我们未来的仓库都会面临一个问题,货架怎么办,传送带怎么办,未来我们的柔性生产和柔性订单怎么解决我们今天现有的硬件问题,我们的智能、人机结合怎么实现,这是我这段时间接触的不管是投资行业的朋友,还是今天做智能的朋友都在提的一个问题。品牌商原有的生意模式是从分工走向了分布,原有的制造就是生产,而不是定制,而在今天的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的产业在价值重构,所有的行业在进行价值重构,产业也进行了高度的定制化,尤其在服装这个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革趋势,产业的高度定制化。对物流来说也面临一个问题,我们所有的物流人,我们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需求的碎片化,这是我们非常痛苦的,但是我们谁都摆脱不了这件事,因为碎片化的需求越来越多,从你的商业模式上你的设计都是为了碎片化设计的,甚至我们每一个货架的设计都要考虑未来碎片化的需求怎么解决。因为原来的物流在重工业基础上,大规模生产、制造、流通,没有真正以需求为导向。今天碎片化的趋势会让我们改变对商业的理解,会让我们改变自身对未来的一个方向。

 

再来看中间商,是因为我们2B这样一个商业模式产生了之后,我们的信息更加开放了,我们中间环节更加透明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当中服务的价值一定是重构的,今天中午我们吃饭讨论说其实很多行业在逆袭,逆袭的根本就是因为中间环节越来越透明,就是因为数据在各个环节被穿透了,而且数据已经成为零售的一个非常好的天花板,我们可以非常快的打破我们原有的一些瓶颈。所以每个行业都在考虑我的数据怎么变现,我的数据怎么实现我的商业价值,这是我接触很多朋友都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

 

再来看服装门店,我们原有的门店以销售为主,现在的门店集合了体验、销售、物流,甚至集合了未来跟客户的互动,甚至集合了未来门店就是一个数据的接口,我们怎么真正的理解我们在整个零售过程当中我们的物流价值如何重构,所以我们理解是说我们未来生意一定是永远在线上,一定是可以随时碎片化。

 

 

大规模的生产、流通、制造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变革,一个生态商业的变革,所以我们考虑了生态,其实我们发现互联网解决了生产供应链,消费供应链,需求供应链,让我们每一个人消费更简单,订单更简单,但是互联网是不是解决未来商业变革呢,我们认为是不能的,我们认为只有生态才能解决商业变革、产业变革。原有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发生根本的变化,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所谓C2B的商业模式,这是我们今天看到消费者他在市场的主导地位会越来越强。同时我们也会看到中间商的这种服务化,我们看到UBER做的非常好,我们看到物流众包、物流平台也在今天成为一个主流,他们解决的是企业要通过管理创造效率。好像企业通过管理创造效益,还不如把我们现在沉淀下来的赢余资源发挥出来创造效益更好,今天可以看到滴滴也好,UBER也好都是把赢余的社会资源解决了,物流的赢余社会资源是什么,谁能解决。

 

同样我们看到生产的柔性化,所有的企业、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原有的品牌商都是通过大规模的资金去撬这个行业,但是当市场变成柔性化的时候,我们会发现通过大规模的资金已经很难撬这个行业,反而是柔性管理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

 

 

再来看我们三方物流,三方物流一直是一个很头疼的课题,因为三方大家说你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能接我们的项目,其实我们有很多现在市场上的一些服务公司,我们原有的业务是通过销售去创造价值的,我们是通过人脉关系,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市场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变化,生态就像阳光、水和土壤一样,已经被充分释放出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在能使用的资源越来越多,工具、平台、渠道会变成我们任何一家服务商作为引流的基础,我认为我们能使用什么比我们拥有什么更重要,所以我们始终在思考,未来作为一家服务商我们到底能使用什么,我们能跟谁在一起,我相信这个会决定我们未来在市场的地位。当所有的资源被高频使用的时候市场也出现了截流,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流量红利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实际上每个行业需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自己的客户,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作为三方企业,我们更好的在垂直领域找到我们未来的方向。所以我们考虑如何通过生态创造解决我们的垂直方案,供应链的变革解决了我们今天的消费问题,产业链变革必须通过生态去解决,谁能解决产业链的变革?我们认为是一家三方能解决,因为我们也可以看到,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是每一个人都在追求的,但是满足客户的需求能不能解决我们未来商业的变化,其实是不行的,我们一直研究我们应该有一个解决方案满足客户需求,我们研究满足解决方案好像也不行。我们认为创造客户的需求可能在今天更重要,方案每一家都在谈,但是我们能不能把未来的需求挖掘和创造出来,这才是我们下一个变革的风口。

 

作为一家三方公司,我们怎么解决一个垂直落地的方案,我们如何通过这样一个方案创造未来在零售、服装行业的变革,所以我们创造了一个基于在物流时代的变革体系,我们在工业时代物流做的是非常重的,所以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考虑的是垂直整合,我们考虑的是如何建立从工厂到仓到配到店一体化物流,我们考虑的围绕我们物流场景,围绕我们物流店配的产品,怎么建立垂直生态,解决未来创造客户需求的问题。

 

当我们去解决完客户的需求,解决完所谓的客户痛点,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认为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必须要有一个成功的生态组织。

 

 

无论是技术变革,商业模式的变革,我们认为最核心的是什么?生态变革和生态组织,所以我们就建立了围绕着我们的组织内容和科技这样一个闭环的开放系统,我们也相信未来的很多商业小客户大公司,我们今天看到所有的行业快速发展都是通过这样一个途径去解决创新和变革。同时在内容领域我们要做什么今天我们还在跟朋友聊,服装这个行业把商业诠释的最好,在服装有零售、代理、加盟、直营,我们作为一家三方来说,我们去建立我们的内容也会从代理、零售、加盟的角度去引入我们的社会资源,同时科技我们做什么?其实我们不是一家科技公司,曾经两年前我们自己做了很多IT的投入,把自己做的非常痛苦,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科技已经成为一个生态,我们可以在市场上有很好的引入科技的办法,也有很好的建立模型的一些手段。未来基于数据,基于云、网、端我们可以跟合作伙伴连接,我们是一家传统企业,但是我们认为在传统企业转型过程当中,我们应该在传统模式下通过工具和合作伙伴的使用,我们去转型,作为这样一个生态创新,我们的全渠道更多的是使用资源、组织变革和系统的变化上。

 

 

这是我们路网店配,最主要是没有产品,包括海底捞很多年前他也会很痛苦,因为当你没有产品的时候你的复制能力就非常差,所以我们就在思考怎么把自己做成产品,我们怎么有产品的能力,我们怎么解决零售痛点,我们理解的痛点是持续能给客户和行业创造价值的,我们认为这才是痛点,所以我们设计了我们的路网店配管我们认为未来的商业还是会紧密的围绕着商圈发展。其实几千年的零售,我们老祖宗从行商变成了坐商,现在坐商又变成了行商,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大家都在实现各自的一些零售需求,所以我们相信围绕着我们路网店配这个产品,我们能很好的解决商圈问题,我们也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垂直在这样一个生态领域建立自己的资源,因为以前我们做的非常重,以前我们也把这样一个生态体系做的非常宽,我们相信未来一定是垂直细分的,我们希望打通店和店、仓和仓。

 

 

这是我们围绕着我们的路网店配现在已经开始的计划,我们叫百城千店,我们在华南做的相对比较完善,我们在华南每个城市保证能够给一百家以上的店铺,尤其是零售和商圈店面做这样的服务,这样的服务我们认为我们就是在创造供应链和商超物流的价值,我们把所有在零售环节的搬运次数降低,我们连接的是垂直的这样一个生态领域,我们围绕着服装物流建立我们自己的生态圈,同样我们希望也要做我们的一些基础内容,比如说我们围绕着路网店配,我们建了我们商圈的分拣中心、配送中心,我们又建了跟店一个系统连接方式,只有真正有内容、有产品的一家公司,我们认为他才能创造理解。

 

对供应链的理解,三方物流公司才是解决垂直细分最好的方式,客户一定是想尽一切办法做整合和外包,国外的社会化物流外包非常高,导致中国现在一个很尴尬的问题,人均商业面积小,物流高,我们希望把物流创新作为我们产业的第一步,而且我们也相信供应链变革才是我们开始的第一步。

 

 

这是我们在这两年围绕着商业的改变,围绕着系统的打造,围绕着组织,围绕着我们整个生态圈的建立。

 

 

我们已经完成的一些服务内容和我们已经具备的一些能力,以前我经常跟别人讲我们的仓库,你看我们仓库管了几千个SKU,那个时候已经觉得了不起了,但是以后围绕着零售,2万、10万个SKU,同时在全国我们能做到24小时和48小时的能力,这个需要我们很多的沉淀完成这样一个体系的搭建。

 

其实春江水暖鸭先知,好的公司越来越好,坏的公司越来越坏,我相信物流是对温度非常有感知的行业,我们随时感受到市场的变化,我们也随时能感受到经济环境的变化,我们希望物流人,不应该只是关注我们的利润,我们更应该追求我们的价值观,我们认为只有生态创新才能把我们带到更高的产值价值,才能为更多的人服务,谢谢大家。